“张大千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 2018江苏省国画院中国画书法作品 “书画家的幽默感”特展在台北故 盈藏呈祥——全省美术馆馆藏精品 与天为友——期颐晋五王兰若艺术 “酉年大吉·画鸡名品”特展在台 经典·吕凤子:纪念吕凤子先生诞 玄英·五色之约——江苏历代书画 百年流变——天津近现代美术发展 美林的世界——韩美林八十大展在

主页 > 资讯中心 >

鲲鹏展翅翱青松——山鹏璀璨的人生图像

更新时间:2019-11-08 17:05

吴鹏凯(山鹏)诗人、画家、学者。研究生学历。1963年6月出生于安徽无为。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上海财经大学硕士生指导老师、安徽大学艺术传媒学院客座教授、中国青瓷文化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艺术基金会理事。其作品宁静优雅,意蕴幽远,具有浓郁的人文气息。

山鹏分别在北京、澳门、上海、青岛、青州、杭州、南京、佛山、安庆、义乌等地举办了多次个人画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毛主席纪念堂、荣宝斋画院、浙江日报社、南京艺术学院、南京美术馆、安徽省博物馆等多家单位和个人收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曾出版了《山鹏文集》《山鹏诗集》《山鹏水墨民居画集》《山鹏大型书画集》《山鹏画集》,并陆续被《中央电视台》《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安徽卫视》《光明日报》《博览群书》《中华词赋》《人民政协报》《浙江日报》《当代中国画报》《时代人物》《新浙商》《美中时报》《人民艺术家》等各大媒体专题报道。

人民出版社已于2018年5月隆重推出《山鹏的远方》,该书由原中国文联党组书记胡振民先生题写书名。

美术画图之审美,以传承论和推崇还是文人画之传统最为世人喜闻乐见。此是汉民族的恒稳审美基因与文化传统之固,这亦是上下五千年之大中华文化的特征与永恒之质。于是具有文人画要素的关于修养、功力、人品、才情、思想的五要素,便是新旧文人画美学的共同特点。

然而,当今社会中,一个人身份之表述给人的印象往往很单纯。譬如教师,似乎只是教书授课;譬如学者,就只是学术研究;诸如此类,顾名思义即可。其实,人如果有才华,就很难用这种固定的狭隘的方法去圈定他之身份。中国的文人尤其是这样,才华横溢的人,往往是诗文书画一气贯通,而且不废公务,热心公益。古人中苏东坡应该是立刻就能想到的一位。还好,这个传统至今并未消弭。

山鹏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又是经济管理专业的研究生;是公务员,竟又是画家、书法篆刻家、学者和诗人。2001年12月,山鹏时年39岁,便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西南厅举办个人画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2018年12月,时隔18年,却又在上海财经大学的课堂上为即将出国留学的研究生讲学,并被聘为硕士生指导教师。山鹏曾是英文教员,可潇洒地用英文写诗,曾又是优秀的残疾人工作者,为当地的残疾人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山鹏就是这样一位横跨数界的奇人。山鹏先生的文与艺、书与画、才与情的文艺之性,正是传统文人画和现代新文人画融合而又有新体验与新图识之个案成功之范例。于是笔者谨此予以简述和解读。

具有综合文与艺、学识与技能的山鹏先生,其美术创作总会自发地派生出多种样式,这当然又是才华并天性所至。最可贵的乃是山鹏的艺术情操是讲究“澡雪”之品的,由是这个以形之技的层发、登堂,便能较快地进入道的境界;当然其内涵着他的多元文化修养之故。由这个解读便可论述出山鹏人生图像的六个命题或类别,并为之通达和谐。

一、意象语境的文学塑造

山鹏先生是一位难得的集诗文书画印一体的综合型的文化人。他的诗集《山鹏的远方》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诗,既有大江东去,也有小桥流水,时而豪迈,时而委婉。他不仅用汉语写诗,而且翻译成英文。我把译文推荐给老外朋友,居然受到热捧,据说是因为得到一种“异国情调”的特殊感受。山鹏的诗竟感动了国际友人,着实难能可贵。

如前所论,中国的文人画首先当属文化人,而文化又以诗歌最善。因为诗为无声画,它与画道可称为姐妹艺术。山鹏先生谙通之而时习之、运用之。

笔者以为山鹏先生之诗,也似其画之美学,即以形写神。此神形兼备之诗,即是文学,也是生活,更是山鹏所经历之阅历,以成形自己之诗歌语境。而以追溯真美为文化养器的山鹏之现实主义诗歌,便以性灵(派)为主旋律,涵以境界(派)为归正的一个修养之致知。

一个好的画家,有成就之画家,其前景大小,文学之底气将决定之、道流之;山鹏先生者有此底气,腹有诗书气自华,故有此翰墨也;因为文学是多维图像文化春妍之根也,山鹏先生者,正如是也。

二、书道艺术的心象天地

画道即书道,这是中国画之成的第二个基因。因为笔线是中国画的重中之重,又画之笔线从书法中来;这也是与西方绘画的最大区别。山鹏善书法,故精画道笔线,且山鹏晓通书法中的行草书,这个刚健于婀娜的线性艺术,是山鹏画道抽象提炼形质的真态并真宰。故擅画者必擅书是也。

当然笔线是功力,亦是形象,更是心迹的化身。盖山鹏绘画之笔线是行草书的艺术演绎,且传承着历代诸多书法大师,尤似宋元之迹,或明人书道之样式。尔时之依此笔线之性入画,画则正道也,大承也,又此无形也藏形了。

而这个书法的心迹之象,更是中国画学形神兼备的要素与核心。介此,不知览者、鉴者,可知此画道美学么?

本文所评山鹏先生之画道,已熟练地运用一波三折的笔性之金丹,皆已运一波三折圆融之笔渗入他多维图画样式中,以张扬个人造象才华及图示美术图腾,展示出了自己对中华美术的敬仰,赋其妙也。

三、本土之景的现代矩阵

山鹏先生生于安徽,长与安徽,对于徽学可谓了如指掌,浸淫有得。徽学中,新安画派是中国清代画学的最重要代表之一。新安画派与桐城派文学文脉一致,境界相同,成就旷达。山鹏先生的绘画传承“新安”,心随“新安”,又欲跃出“新安”。故以传统的现代而转换。这个现代第一性是生活,而且是自己生存、熟悉之生活,唯此才能以真入画,以理入画。于是山鹏蕴徽文化民居为母题、为主宰,而后以景入画,以情入画,又以江南民居之矩阵式形象构成。至画呈为是民俗的、民族的、自然的、人文的,更是具现代美学构成的一帧帧为赏者赏心悦目的、又新奇美的画图。

画徽州山村的房屋街巷、青山绿水,画面静穆萧然,一丝凄清委婉幽深寂寥的韵味在无声地回旋。留在我印象中的,最深刻的就是这一种。他也因此多次获得绘画大奖。其实他还有许多别的题材和不同风格的作品,特别是近几年,他的画风多有变化。有的吸收了装饰手法,使画面更加瑰丽奇谲;有的采用了唐卡的形式,着意突出菩萨的慈悲温馨。山水、花鸟、人物,一一浮现在他的笔下,幅幅皆见功夫,却又以矩阵之形象信手拈来。

 “矩阵”属于数学范畴,而在现代绘画中自觉或不自觉地采用“矩阵”原理,以开启新的现代艺术形式。实在“矩阵”的原理在建筑中是大量地运用的,或为建筑之核心之一。山鹏绘画之“矩阵”的有意识,却是画理的新空间及新视角之冲击;因为正是有了这个“矩阵”的加盟,致使山鹏先生之画便有着博大而简约的美学内涵,也把他自己的传统水墨走向了现代水墨的创新之途。诚诚然,艺术者,传统、传承、传薪也;现代美术离不开平面、立体、色彩(黑白灰是山鹏安徽民居系列创作的彩调)三大构成也。

四、传统文化的禅象回归

禅学文化与菩萨造像的追溯与研习,大约都是文化人觉悟之所为,也当是人格塑性之造化。山鹏先生在完成了文学、诗歌、书法、山水(风景)等文艺修为,并均有雅、有实、有思、有文的成就后,又反观内照地求达文化的禅象回归之路,为观音菩萨造像,这是山鹏人格升华所为,自然亦是艺术成熟后的再出发,再创造。这种艺术创作的勃发与情韵当然是自强不息中的维维之“高尚其事”《周易.上经》之艺文法则。高尚其事之艺文者,又是传统文人中人品、才情、思想的又一功力再深入,再沉雄之思远矣。

当然山鹏画菩萨之慈航,写禅像之色空,须要博大精深之禅学文化作底蕴,又要运中国画自吴道子写禅像之“吴带当风”之传承。为了这个“吴带当风”之传承,山鹏也阅尽 了禅像画之美术史及诸多表现形式,以至为我所借鉴及自信地合拍着自己心中那个雅真的观音圣像之形态与神韵之味象。对于这个真善美慧的、中国人心灵中最为崇拜的观世音菩萨之善美之像的笔下造像,山鹏可谓历经诸多沧桑并付出层层潜在心智,以求得“济众”《论语》和“逸伦”《抱朴子》。而今他已基本完成了这个艺术方阵之传承和文化使命。

我由衷地祝愿山鹏先生在禅像艺术的传统回归并创造中,依尚简尚形之造像霞照出之,成为这亦美术文化命题之传薪者,而感到欣慰并致贺也。

五、自然造化的无我境界

众芳春发的艺术追慕,厚积薄发的美术图腾,是山鹏先生及中国文化精神关照下的一切美术工作者之所思、所塑、所写的人文之图真。

山鹏先生艺术中的众芳春发是心灵美的管归,以及艺术血液流淌之华茂。厚积薄发是一切成就者的过程和阅历,山鹏先生艺术之成必如是。关键的是:山鹏先生的厚积是综合性文化艺术的厚积,这个是难度,亦是高度。这尤似登山,厚积基地越大,登山就越高。画山水也此哲理。如此宋山水画诸大家,范宽、李成、郭熙等均筑坚实厚大之基而山势巍峨,成长虹气象,蔚为大家。

究其原因,翻阅《山鹏文集》后,我们才发现山鹏先生原是一位身残志不残的好汉,他对“现代文明残疾人观”的见解也就不同凡响,他认为:“任何一个有成就的残疾人,首先必须是一个战胜自卑的人。那么如何克服这个可怕的自卑呢?很简单,五个字,‘忘却和学习’。整天记着自己的不幸,还考虑别人如何看待自己,除了给自己带来伤感,以致自暴自弃,万念俱灰外,没有任何一点好处,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倒不如忘记的好。不幸的事已是过去,人总不能在过去的影子里活一辈子。再就是通过学习提高自身素质。肢体不足,精神补。素质提高了,修养丰富了,就会羸得社会的尊重,在这尊重的光环里,你会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此时的自卑感便就无影无踪了。”“忘却和学习”,虽然只有五个字,却重过千斤。一个“忘”,是荣辱得失皆忘,直至忘人我,甚至忘法我,直至清净自在;一个“学”,是古今内外皆学,直至学圣贤,甚至学自然,直至福慧双修。忘即捨,学即得,捨得、捨得,无捨哪会有得?山鹏捨了肉身,得了法身;捨了小我,得了大我;难道不是值得一个健全人也要羡慕吗?所以,山鹏自豪地说:“我致残几十年来,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残疾人。直到今天,才又重新有了这种感受,这个感觉不是悲哀,而是欣慰。”

六、重塑灿烂的精彩人生

或许有人会说,山鹏不是一般人,所以才做出如此不一般的事。那么,为什么山鹏能够成为不一般的人呢?我看,是因为他有一颗不一般的心。这颗心所思所想确实与众不同。古人曾长吁短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当许多人都在感叹面前没有路的时候,他却庆幸自己走到了一个没有路的地方,从而找到了自我。他说:“人在有路的地方行走,往往只能循规蹈矩,因为是踩着别人的脚印在走,所以往往会失去自我;人只有在‘没有路的地方’行走,才会随心所欲地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才有可能实现完全属于自己的理想,进而走出一条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 

当然,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还要有一个条件,就是勇气,他强调:“在‘没有路的地方’行走是需要勇气的,这之中存在着许多不可预测的风险,只有不畏艰辛,意志坚定,敢为人先的人,才有可能在‘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路来。” 

勇气是可以感染人的,如果山鹏不仅自己有勇气,而且能够让千千万万残疾人鼓起勇气,同时,也能够让千千万万的人们感受到“不求做大官,但求做大事”的情怀,岂非善莫大焉?或许,这正是山鹏把作品结集出版的原因之一吧?

诚如是,我想,如果能静下心来读读山鹏的书、山鹏的画,就一定能从他的勇气、他的才华和他的理想中汲取到一份力量、一份智慧和一份精神,从而获得人生之重塑。 

综上所述,山鹏先生之艺术者可望修能以厚积薄发之文化而完善成众芳春发之众多诸相之艺术图象,以完成生命即文化、文化即艺术之文化自觉而自强的人生使命。

是为评!

是为记!

时己亥十月重记于钱塘

春耕草堂

郑竹三,又名郑竺三,画家、书法家、作家、文艺评论家、教授

现任:浙江省文史研究馆  

河北美术学院终身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作家协会  

中国散文家家学会  

中国美术报首席评论家

浙江图书馆文澜讲堂 客座教授

浙江省博物馆西湖画院 副院长

浙江省之江诗社 副社长

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 副主席

杭州江南书画院 副院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

浙江省军区军之画院  

image.png

地址:北京宋庄艺术区东街184号    电话:15810134720    编辑QQ:619721479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中艺书画网 — 中国书画艺术服务平台    技术支持:元鼎文化    网站备案:鲁ICP备11023556号-1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