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 2018江苏省国画院中国画书法作品 “书画家的幽默感”特展在台北故 盈藏呈祥——全省美术馆馆藏精品 与天为友——期颐晋五王兰若艺术 “酉年大吉·画鸡名品”特展在台 经典·吕凤子:纪念吕凤子先生诞 玄英·五色之约——江苏历代书画 百年流变——天津近现代美术发展 美林的世界——韩美林八十大展在

主页 > 资讯中心 >

侘寂之境——陈牧春 陈天琦 母子双人展在而己美术馆举行

更新时间:2019-08-12 14:27

  2019年8月10日下午,侘寂之境——陈牧春、陈天琦母子双人展在北京而己美术馆举行。

  开幕现场

  策展人、而己美术馆馆长 孙玺祥担任活动主持并发言

  宋庄文献馆馆长 胡介报 发言

  嘉宾、艺术家 康羽发言

  嘉宾、艺术家 赵斌发言

  嘉宾、艺术家 王文生发言

  艺术家 陈牧春致答谢词

  艺术家 陈天琦致辞答谢词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媒体采访

  艺术家 陈牧春接受媒体采访

  儿子从两岁就开始小手攥着粉笔到处画了。也许因为胎教时窗外就是工地,他从出生就喜欢看工程车,两岁多就可以把挖掘机画得很棒了。之后是恐龙,变形金刚,数码宝贝,都能自己变着样地画。我从来不教孩子画什么,只是多带他出去观察外面的一切,画所有看到的东西,让他养成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事物的能力。当他能把仔细观察的东西画出来时,就具备了眼,脑,手三位一体协调一致的能力。当静态的东西画够了后,就开始画动态的了,比如飞跑的马,电视里的京剧人物,各种速写。

  小学时他喜欢上了漫画。每次出游回来,都能用漫画方式画出游记。他漫画中的线条肯定,大胆,简练。最重要的是,可以感受到一种幽默感。能画得准确,技法娴熟都可以通过训练做到,但画得有趣是比较难得的。我从来不怕他丑化我,,那种率性和本质的真实,比本人更生动鲜活。

  考央美附中是一段紧张艰难的日子。因为一直没让他正规训练素描色彩,不想让他过早进入机械模式化而影响他对画画发自内心的喜爱,直到初三后半年才开始投入考附中的准备。那段时间每天上午他自己复习文化课,午饭后送他去考前班,晚上十点后接回来评他一天的画,经常是狠狠地批评一顿才含着眼泪去睡。最终还是考上了。那年附中北京只考上了八个。

  从进入附中开始画《一个屌丝的附中生活》。很逗。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份幽默感,那会是他一生最重要的财富。

  在纽约SVA的留学生活每天都很紧张充实。在附中四年打下扎实的造型基础,到美国后每天吸收的都是新鲜的养料。那里注重想象力创造力和独立的思维能力,每个作业都是一次创作,需要不断动脑动手大量阅读大量看画。几乎每天都是一两点睡。

  祝我们母子第一次画展圆满顺利。

  艺术家 陈天琦接受媒体采访

  我很羡慕老妈,她从绘画技巧对自己的无形压力中逐渐脱离,而我还陷在技巧的泥潭里无法自拔。她从这一黑洞似的漩涡中解放出来,绘画对于她将得心应手,从过去技巧与写实理念对于画家的支配,变成一种她能加以运用以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近几年来老妈的画更像老妈本人,说起来也怪蔘得慌,画开始有了人的特性。用一句烂俗的画来讲就是画如其人。老妈对于画的处理越发主观,再借用艺术家萨子的话来说就是,主人公登场了!说的特准确。老妈从不画人,但每一幅画其实都是老妈的自画像,她当天内心深处的情感融入画里,相比她本人,画,更像她真实的自己。

  总有人喜欢把老妈的荷塘跟莫奈做对比。我不愿去指责这一判断有什么问题,那么试着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一个艺术家偏爱向日葵,那么他就要一辈子和梵高扯上关系吗?如果一个画家喜欢幼女,难道就一定和巴尔蒂斯有血缘关系吗?艺术是没有可比性的,观赏艺术的同时也不要总去联想那些看似可以类比的事物。每一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请尝试站在画前踏下心来静静欣赏几分钟,我相信这个时候用不着作者解释你也能发现这幅画自己的性格。

  除了荷花,老妈对别的花也显露出了很大兴趣,偷花也是老妈的一大乐趣。但凡到了春夏的夜晚,就能看到漆黑的夜色中一个健硕的身影匍匐在花丛边静待四下无人,拿出剪刀一顿 咔擦嚓……一会儿喜滋滋地捧着一大把进屋,剪剪插插,摆弄瓶罐。这是她每个夏夜的极乐时光,一边儿插花一边儿咧着嘴直哼哼。

  对于偷院里的花老妈丝毫没有感到惭愧,用她的话说就是:“反正在外面放着也是等着腐烂,还不如为艺术做点贡献。”

  说白了画春花就是写生。静物写生,最基本的色彩练习中也会涉及的题材。如何把这个被玩烂了的题材画出意思就比较考验一个艺术家的修养了。与荷塘一样,老妈对于花和风景的描绘也都凸显了她散文式的抒写。放松,自然,不拘束。很多藏家表示,她的作品有一种治愈的魔力。

  老妈喜欢看电影,和书一样,什么都看。但是记性又不好,经常昨天看完的今天再来一遍。我很羡慕老妈的这项异能,每天活的像刷新了一遍。

  虽然没有刻意的去培养,但我相信这两个喜好对于老妈”文人荷塘”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她不说,我从她每天写上去的笔触能看出她的心越发沉静。

  老妈并不擅长宣传自己,每次有人采访总能把她搞得手忙脚乱。会白话固然有用,好比一个有口才的推销员业绩一定不会差,但是从另一方面想想,画不就是视觉魔术嘛,没有哪个大师会在自己的展览上给大家大谈自己画的含义。因为他们都死了。在我看来活着的人是不好被称为大师的,活着的人都有可能会改变,会犯错,那么他们就有可能成不了大师。大师是不能犯错的。所以大师很累。

  老妈你是个作画儿踏实,做事儿马虎的人,这么多年对于自己画过的画儿大多都藏在柜子里了,心里也没个数儿。这次也算帮你做个梳理,重新审视一遍自己在绘画这条路上走过的点点滴滴,要是能有所启发固然好,没有也白搭,就当是我陪你回忆些往事儿了。相信你总会有灵光炸现如同晴空霹雳的一天。甭急,儿子等你。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共计展出陈牧春作品78(组)、陈天琦作品24(组)共计102组,展览将持续到2019年8月20日,欢迎大家莅临观展。艺美视界网、雅昌艺术网、中国书画家网、搜狐新闻、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视频、搜狐视频、凤凰视频等全国多家媒体对活动现场进行采访与展后报道。

地址:北京宋庄艺术区东街184号    电话:15810134720    编辑QQ:619721479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中艺书画网 — 中国书画艺术服务平台    技术支持:元鼎文化    网站备案:鲁ICP备11023556号-1
分享按钮